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暑假调教的味道

暑假调教的味道 二十分钟前,下课钟响起。我喊话要冬竹来到我讲桌旁,低声地说「等等跟我到教师辅导室」,然後拿出手机,把那晚的照片秀出来。  结果,她满脸燥红,抿着嘴唇,不吭一声地随我来到这间教室。  锁门,拿出我提早准备好的道具,将她綑成母畜般的模样後,细心地替她灌肠。嘿嘿,第一剂的时候,她还..

拉着一车婆娘去赶集

拉着一车婆娘去赶集 “啪啪...啪啪啪”   沈丽娟果然换了个姿势,侧身蜷缩在炕上,两团奶.子斜垂下来,熟透的两颗蜜桃前后晃荡,白花花的两坨快掉地上了似得。半边圆滚滚白嫩屁股蛋子正露在众人眼前,圆、白、翘!   一根儿黑漆漆的大铁棒子,不断捅入屁股蛋子,每进入一次,白花花的屁股蛋子骤然一颤,..

团地妻.亚希子

团地妻.亚希子 「你又喝酒了!」  「不要吵,你不要管啦!」  「工作也不做,就是喝酒!」  「唉呀,吵死人了啦!」  「家里都没钱了你知不知道!」  「又开始了…」隔壁的屋里传来夫妻喧哗的吵架声。亚希子一个人住在大楼的五楼,20岁时亚希子把身体献给了相识的男孩,切断与父母的关系,不顾一切结..